金狮贵宾会-金狮贵宾会登录-金狮贵宾会官网
做最好的网站
来自 金狮贵宾会-现代文学 2020-01-10 01:20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金狮贵宾会 > 金狮贵宾会-现代文学 > 正文

一起参加一些学校组织的社团活动

人生路上,总是会在自己不同年龄,不同地方,不同环境里遇到一些相知相信的朋友,而后,又会在不同年龄,不同阶段,不同境遇中,由于不同的原因,把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走走丢丢,彼此见由熟悉到陌生,由浓烈到淡薄,友谊好象酒精一般,在岁月的轮回中蒸发而

人生路上,总是会在自己不同年龄,不同地方,不同环境里遇到一些相知相信的朋友,而后,又会在不同年龄,不同阶段,不同境遇中,由于不同的原因,把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走走丢丢,彼此见由熟悉到陌生,由浓烈到淡薄,友谊好象酒精一般,在岁月的轮回中蒸发而去。

cf是我初中乃至师范最要好的朋友,我们从15岁就开始认识,那时的我们像亲姐妹一样,每天走着站着腻在一起,因为她跑校我住校,所以她每天都会把自家好吃的带给我,有时还会带我去她家,初中三年,友谊之花在我们心间绽放,有了痛苦有了心思,彼此诉说彼此承担;有了快乐有了欢笑,彼此分享彼此慰藉,花季时的我们那么单纯那么幼稚,无忧无虑演绎着各自的喜与乐。

也许是缘分,初中毕业后,我们又考入到同一所师范院校,而且幸运的是分到同一个班级,遗憾的是没分到同一个宿舍,好在我们是邻居,每天朝夕都能在一起,一起学习,一起活动,一切去食堂买饭,一起参加一些学校组织的社团活动,形影不离,亲密的像一个人。由于她从小擅长钢琴,在师范,她荣升了学生会文艺部部长,学校一些文艺活动都由她来主持组织,健美操比赛,新年联欢晚会,校园舞会等。记得最有意思的一次活动,那就是学校组织的模特比赛,80年代末,人们条件还不是很好,对于一名学生来说,衣着简单而朴实,举行模特赛怎么也得有几件象样的衣服吧,她发动关系,找她的父母帮忙,到机关单位去筹划去借,几天工夫,筹集来一大堆漂亮的适合我们舞台表演的衣服,那个晚上,我们陶醉了,从来没发现自己那么漂亮,身材那么窈窕,在美的熏陶中,晚会开的多姿多彩,受到校领导以及观看者的激烈鼓掌,也成为我们一生最难忘,最辉煌,最耀眼的一页。

在快乐的师范生涯中,我们毕业了,走上了教师这一工作岗位,她没有当老师,而是去北京煤炭干部管理学院继续进修,一走又是三年。三年里,我们见面次数少了,由于当时没有高科技手段,只能凭借书信来往,刚开始一个星期一封,再后来一个月一封,想说说话只有在放假的时候回来叙叙旧,由于各自的学习忙,工作忙,彼此之间不再像以前那样唧唧我我,而是变得疏远了,但我并没有对这种缺失感到遗憾或者不习惯,日子依然过的有声有色,我的生活又补充进来另外的一些朋友。

她后来留在北京工作,找了一位美术学院的老师定居在北京,这样我们见面说话的机会更少了,只是彼此知道对方的家庭电话号码,偶尔有事了打一通电话,互相了解一下近况,家庭和孩子,彼此问候一声,过年过节的时候,她回来约上我见上一面就匆匆而别。几年后,我们有了高科技,她告诉我她的手机号码和小灵通电话,我们的友谊就靠发信息维持,再后来有了QQ,我们加了QQ上网聊天,她告诉我每天很忙,她和朋友在北京开一化妆品公司,又要带孩子又要工作,由于忙,有时发个信息也见不到回复,QQ头像也是长久沉默着,灰暗着,长久下去,好象潜意识里已经把她丢失。5 年前,一个同学孩子过生日,问我要她的电话,我给了,回复说她的手机已经停机,不会吧,停机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啊,至少让我知道她的行踪,我试着打遍她所有的电话,家里的,连通号,小灵通号码,不是停机就是换机,我的QQ好友里也没有了她的踪迹,感觉她一下子从人间蒸发,从我的生活中退出。

维持了这么多年的友谊,被生活丢失了,被我弄丢了,曾经我还托朋友去找,可偌大的北京城去哪找,我还托同学去找她父母,想打探一下她的电话,但她父母搬家也找不到了,看来真的是我不好,把她弄丢了,我想,这么大的中国,这么大的世界,这辈子估计也找不到她,联系不到她了,在自责的同时,心中也对她充满怨恨,为什么换号不告诉我?为什么从我的QQ默默消失?为什么不珍惜这么多年的情谊?为什么要把我弄丢?

本文由金狮贵宾会发布于金狮贵宾会-现代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起参加一些学校组织的社团活动

关键词: